找工作
當前位置:首頁 >  畜牧獸醫技術 > 正文

益生菌在預防犢牛腹瀉中起重要作用

發布時間:2020-10-19 17:15    作者:.    來源:荷斯坦雜志    查看:
    Kimberley Morrill 和David Ledgerwood等  譯者 王永康

    日復一日,奶農為他們的動物飼養提供了最好的護理。但也有某些情況,動物會生病,需要用抗微生物藥物治療以應對特定疾病的挑戰。

    對于當前的奶牛場,謹慎使用抗菌藥非常重要。而在奶牛業避免奶和肉中的藥物殘留也需要奶牛場現場團隊的努力。

    明智或謹慎抗菌治療的關鍵部分,是只有在抗菌藥物預期具有附加價值時才對動物進行治療。簡言之,如果動物沒有可以對抗生素產生反應的細菌感染,請不要使用它們。減少抗生素使用的第一步應該集中在預防上。其次是減少將感染傳播給同群動物的風險。治療方案和要求的遵守對于提高治療率和減少復發情況也至關重要。

    讓我們集注于減少患病的犢牛,特別是那些具有消化困難或問題的犢牛。根據美國農業部(USDA)的數據,有21%的斷奶前犢?;加邢瘑栴},其中有75.9%接受了抗菌藥治療,而在斷奶前犢牛死亡數中,有54.6%是由于消化系統疾病造成的。如果我們把這些數字應用到一個每年飼養500頭犢牛的飼養場,則相當于每年有105頭消化不良問題的犢牛和80頭經過抗生素治療的犢牛。

    預防是關鍵

    當我們退而言之,并查看什么微生物造成犢牛的下痢,我們很快意識到并非所有的微生物都是細菌(圖1),而且抗生素并非是我們的最佳選擇。
    上圖中,Cocidia球蟲,Mycoplasma bovis牛支原體,Bovine Respiratory disease牛呼吸道疾病,Salmonella Dublin 都柏林沙門氏菌,Clostridum Perfringens Type D D型產氣夾膜梭菌;Clostridum Perfringens Type A  A型產氣夾膜梭菌;Crytospondium隱孢子蟲;Salmonella Typhimurium 傷寒沙門氏菌,Salmonella Newport 新港沙門氏菌;Coronavirus 冠狀病毒;Rotovirus 輸狀病毒,Clostridium Perfringens Type C,C型產氣夾膜桿菌;E. Coli大腸桿菌。

    從上表可以看出預防變得更加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不應該使用抗生素治療病毒(輪狀病毒和冠狀病毒)或原生動物(隱孢子蟲和球蟲)。因為它們不會對這些微生物造成的疾病產生影響。

    許多時候,犢牛腹瀉問題是由多種因素結合引起的,并非所有這些因素都是傳染性的。飼喂實踐或方法的不一致,例如不斷變化喂奶的來源,牛奶脂肪和能量含量,以及飼喂時間和喂量的變化均可導致消化紊亂和胃腸道(GI)正常微生物的變化。

    病原性細菌,以及病毒、原生蟲和寄生蟲都可以通過鼻對鼻的接觸,糞便污染的飼料,以及污染的牛奶傳播給犢牛。不良的衛生習慣,包括骯臟的飼喂設備,骯臟的牛欄甚至是員工也會導致病原微生物的引入。當犢牛正常,健康且沒有處于應激時,它們通常能夠抵制許多病原體;但當犢牛處于應激狀態下,而且免疫系統受到損害時,這些病原體就會繁衍并引起疾病。

    消化道疾病的特殊預防開始于產犢區域。犢牛應該出生在潔凈區域,并立即移入干凈的犢牛欄內,控制好讓其接觸的環境(糞便)以及較大動物所攜帶的病原體。初乳免疫是整個腸道疾病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因而所有的犢牛都應該在出生后開始一、二個小時內飲服高質量的初乳(每毫升初乳大于50毫克的IgG)。雖然初乳是最重要預防管理實踐之一,但是我們還需要研究其他有助于在整個斷奶前和斷奶期間保持犢牛健康的管理實踐。

    益生菌的應用作為替代療法已經日益普遍,它通過疾病的預防幫助減少抗生素的使用,從而減少奶和肉中耐藥菌和抗生素殘留的出現或散播。乳酸菌(LAB)是人類和動物中正常腸道菌群的天然組分,已經被用于控制病原體和各類沙門氏菌和埃希氏大腸桿菌。

    除乳酸菌外,有些芽胞桿菌的微生物也出現在益生菌的市場上,其優勢包括可提高飼料消化率并有助于可吸收的酶的產生,通過產生細菌素(bacteriocin)攻擊潛在的病原體。

    在一個用于觀察病原體抑制作用的體外模型中,用地衣芽胞桿菌的特異益生菌的菌株觀察到了A型產氣夾膜梭菌,C型產氣夾膜梭菌和鼠傷寒沙門氏菌的直接抑制作用。選擇這四種病原體(沙門氏菌、A型和C型產氣夾膜梭菌和大腸桿菌)是因為它們是犢牛生命最初30天與犢牛腹瀉有關的最常見的細菌病原體。

    但重要的是要降低年幼犢牛胃腸道感染的患病率或流行率,因為年幼動物在此階段發病時,其隨后的生長受到損害,進而影響它們今后的生產力??的蝺捍髮W的研究估計,與健康的犢牛相比,經過抗生素治療的斷奶前犢牛在其第一次泌乳期少產奶約1100磅(500kg)。在每英擔(45.4千克)的價格16美元時,每頭動物損失176美元??的蝺捍髮W的另一項研究,報道了每頭犢牛的平均治療成本(僅限藥物)為18.17美元(范圍自36美分至29.12美元),而下痢的平均治療成本(僅藥物)為1.12美元(從36美分至29.12美元不等,表1)。這兩項研究證實,犢牛疾病不但昂貴并且具有長期影響。
    如果我們回到每年有500頭犢牛的示例,其中有80頭犢牛采用抗生素治療,我們突然就會發現,僅因消化道問題我們的治療成本(限抗生素)就是89.60美元。雖然這似乎并不算多,但這僅包括抗生素的成本。該數值不包括電解質,勞動力,診斷測試的額外成本,以及由于生長不良導致的收入損失,犢牛死亡,以后進入擠奶群體或因奶產量降低的損失等。按每英擔(45.4kg)的價格16美元測算,我們使用抗生素治療的80頭犢牛,其第一泌乳期奶產量的損失,預期為14080美元。

    治療方案或建議

    綜上所述,應該為你在奶牛場遇到的常見犢牛疾病制定治療方案,而且應該與你的奶牛場獸醫師共同補充商定。方案應包括疾病鑒別、治療過程,后者包括應給予何種抗生素(如果有的話)、劑量、何處和如何用藥,應該多久注射一次以及停藥時間。治療方案還應包括員工若有問題應該與誰聯系。如果只允許某些人治療動物,則所有員工都應該知道他們是誰以及如何聯系他們。

    方案的最后一部分應該是記錄。沒有書面治療或電腦輸入記錄,就無法知道哪個動物給予了治療。這可能導致該頭動物因有藥物殘留而被送去屠宰。治療記錄在評估犢牛管理實踐和疾病發生上也有重要作用。

    犢牛時期的疾病,特別是消化道問題,對奶牛生產者來說,可以導致奶牛場長期的收入減少。在犢牛生命最初幾周期間,通過在牛奶或代乳粉中提供基于科學的,研究證實的微生物進行預防支持,也為補充當前的管理方法提供了機會,進而幫助降低由病原體引起的腹瀉風險。這可以將喂服或采食的營養用于生長和增重,并有助于減少抗生素的使用,還可以控制治療成本,增加今后犢牛的生產力或奶產量。最終目標是擁有正常、健康和高產的動物。

   (本文譯自Progressive Dairy  2020年第8期第54-56頁)

版權聲明:本文轉自網絡,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請聯系【編輯qq:1240812330】刪除,謝謝!

APP下載
官方微信
返回頂部
广东麻将所有牌型 如何打好南京麻将 双色球彩票预测今晚 河南22选5走势图彩宝网 山西扣点点安卓版下载 手机麻将软件排名 体彩福建22选5 手机版重庆时时彩平台 北京麻将捉五魁 舟山星空棋牌网址多少 吉林吉祥棋牌官方下载 跟pc蛋蛋一样的网站 大众麻将的游戏规则 麻将上下分 七星彩千万位专家杀号 极速赛车开奖视频 北京快三是正规的吗